灶上有烧酒

【微耽美cp向】梦醒时分(短 完)

啊啊啊啊啊啊给太太疯狂打call超喜欢的两个角色

竹柒:

战狼冷锋X绣春刀沈炼,微耽美cp向


注意避雷!!!不喜误入!!!




OOC属于我,角色是借来的


有借用真人梗




再次注意避雷!!!


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—


冷锋捡到这把刀的时候,第一反应便是“如今的仿古工艺竟然能这么好了?”。原因无他,这无人野外,茂茂丛林,即无坟冢也无古迹,哪里就能随随便便发现一把古刀,多半,是谁人途经此地,遗落而已。也不知出于什么心理,他未及细看,便将刀随身携带了。


 


却是一时短路,哪个人会带着这么精致漂亮的“工艺品”,踏足战狼的训练地带呢?


 


收拾完毕,信号弹发出后也算闲来无事。便把刀锋出鞘,谁知寒意森然,杀气凌冽,饶是冷锋这般的铁血军人,也忍不住为之一震——好刀!


 


厚背薄刃,绝非凡品,若是此刻还以为它只是个工艺品,那冷锋也不用继续混下去了。他拿着刀轻挥两下,只觉轻巧灵便,进退得宜,再观刀鞘,丝丝古韵沁出,伴随历史斑驳,竟是一把真真切切的绣春刀。


一时摩挲不断,再看四周青山绿水,竟被牵动了万千感慨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入夜,冷锋并不敢深眠,布置好必要的埋伏,倚着树干稍作休整,右手虚搭扳机,左手握着的,正是那把绣春刀。


 


他理所当然睡的很轻,轻到不过是一片落叶移位的声音,便从睡梦中惊醒


“谁?!”


 


刀锋映着月色,寒光悄然一闪,堪堪停在来人咽喉边。弱到极致的光线,灵敏到极致的眼神,冷锋借着夜色打量,便看到一张染着金戈铁马之气的脸。


来人身量高瘦,眼神锐利,打量的目光藏去三分算计七分思索,只探的见一片清明。


 


“干什么的?”冷锋打破沉默,挑眉看着来人的穿着打扮,扎起的发染血的衣,可以预见的劲痩肌肉,以及随时警惕的姿态。


 


“你……”那人开口,声音略有嘶哑,依然能听出一股子磁性“拿的是我的刀。”试探有之疑问有之,目光瞥向刀鞘,又瞥向冷锋“……你是什么人?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沈炼刚刚结束一场任务,一向出力不讨好的任务。


时到如今,还肯干这种事的人寥寥无几了。沈炼催着马疾跑,却是坚定——若是他也丢弃掉了这一身傲骨,还真不知道该如何活着了。


 


他顺利完成了击杀,敌人的血染红了他的衣摆,没染红他依仗的刀,因为他的刀不见了。


沈炼苦苦思索,却始终想不起来,不过一场拼杀,结束后,为何手中的刀不是自己的那一把?他随身的绣春刀,去了哪里?


 


为了寻刀,沈炼弃马徒步,终于在归途中的一片茂林之中,找到了自己的刀,以及一个奇怪的人。


短发,异服,身上染着瞒不过他的,硝烟的味道,以及浅寐眉目中不容看错的铁血魂魄。


 


沈炼放轻了脚步缓缓靠近,谁知刚刚进入可以攻击的范围,就惊醒了那个怪人,被自己的刀架住了脖子。


 


“干什么的?”


一时分不清几分试探几分打量,但言语之中的隐隐气势,却在暗示沈炼乖乖回答。


 


居然有人拿着绣春刀威胁一名锦衣卫?沈炼更加摸不清这人的来头,索性据实以答,久未沾水的喉咙有一点嘶哑,却不妨碍他问话不是。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你的刀?”


 


“我的刀。”


 


两人不约而同的眯起眼,一狡黠暗藏惊惧,一沉稳不显疑问。倒是半斤八两棋逢对手。


 


冷锋惊觉来人的打扮不似当代,目光扫过四周,顿时一身冷汗——这里绝对不是他休憩的那片树林!虽隐隐有记忆中的影子,可一目了然绝非一处。


 


“绣春刀飞鱼服,敢威胁锦衣卫的,你倒是胆子不小……哪里人士去往何处?”


沈炼见对方目光四扫,不自觉也分神打量,一惊之下更是觉得此人不同寻常,也不顾刀锋在侧,便是步步紧逼。


原因无二,此处,五分相似于曾经过的地带,但亦有五分陌生。他是何时,踏入的这方地界?


 


冷锋叹息,毕竟是生长在21世纪的人,崇尚科学不假,志怪玄幻也知道的不少,稍一分析就猜到了一二,手腕轻璇归刀入鞘,双手平举示意对方接刀


“冒犯了——我叫冷锋。”


……


 


沈炼为冷锋的叙述感到惊奇,不信鬼神可心怀敬畏的人接受的倒也快,同为历经生死的人,第一眼的印象又俱是惊叹,此刻放开试探,席地而坐攀谈几句,倒是很快打成了一片。


 


“明朝灭了?”


 


“没有哪个朝代会真的千秋万代。”


 


“我是说,明朝是不是很快就要……”


 


“……也许我不能说?”


 


沈炼哦了一声,安静了几秒


“你们那是什么样的?”


 


“你问什么?”冷锋反问,却已经猜到一二,思索着如何回答才好。


 


“外敌?”


 


“虎视眈眈的必然存在,但国力日盛。若有犯我者,虽远必诛。”


 


“内乱?”


 


“不敢说一片海晏河清,却也称得上百姓安居。”


 


“民心?”


 


“批判者有,哀叹者有,不过爱之深责之切。”


 


“……是太平日子……可惜我从未见过这般的好日子。”沈炼解下随身的酒囊,喝了一口,抛给冷锋“真羡慕你。在这乱世,死后能否入土都是未知。”


 


冷锋结果酒囊嗅了嗅“酒不错。”猛灌一口“等回去了,我给你立个冢,让你也看看,看看我那……江山如画啊!”


 


“那你记清了,沈炼二字,末要写错。”


 


“一言为定。”


 


“一言为定”


 


他们丝毫不觉,这立冢之事,谈论起来有何不妥。


 


“哎?”冷锋话锋一转“万一你已经投胎转世了呢?”


 


沈炼浅笑,坚毅的线条一下子变得柔软,似多情似眷恋“那我就自己去看。”


 


“这个好!”冷锋也笑起,硬朗变作稚气,肃杀化为笑纹“要来找我吗?”


他拉过沈炼的手掌,一笔一划落下一行看不见的字“这可是机密来着,好好保密呀!”


 


“好。”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谁!?”冷锋感到一阵摇晃,猛然惊醒,想要发作却感到一阵眩晕,再睁眼是,发现几名队友正关切的围着自己。


 


“你没事吧?”


 


“……没”


他下意识去看自己的左手,应该握着刀的手掌,此刻不过捧着一抔沙土……


“我没事……”


 


黄粱一梦?


 


也许吧……


 


……


 


“冷锋。”


 


“到!”


 


“跟我来。”


 


冷锋和队友集合完毕,本该继续下一阶段的训练任务,谁知临时命令突然传来,单独叫走了他,而在办公区等他的,却是一名陌生的长官。


 


“太极打得不错对吧?”


 


“是!”


 


“有个任务,事发突然,需要你配合一下。以中国武术表演团队的身份潜入一个组织,伺机完成任务。”


那名长官一边说着一边转身,示意一名隐在暗处的年轻人上前


“这是你的搭档,时间紧迫,具体的细节他会告诉你。”


 


来人未着军装,一袭黑衣同样利落,俊逸修长。


“你好,我是沈炼。”自我介绍意外简洁,轻笑一下便直切主题“太极和八极,名字已经定好,就叫……”


 


江山如画。


 


End



住在海边的人最幸福了_(:з」∠)_

零零碎碎玩起来大概够四个月了,在入了一串新的有了对比的情况下终于察觉到了这位大爷的变化(๑‾᷅^‾᷅๑) 简直比养了个儿子都心酸

好久没动的星月,姐送的蜜蜡腰珠桶珠,又配了松石佛头和蜜蜡饼。暑假出去可以戴了。

新学期买的肉养了一个月,星月玩了两个半月。多肉没啥变化,星月越来越亮却没怎么变色,简直是克服急性子的良药

新年新的手账本到啦!!(ෆ`꒳´ෆ)雄起2⃣0⃣1⃣7⃣